s
关于我们

名校毕业生贩毒起因可能是父亲送他的一套房子

作者:admin 文章来源:未知 2018-07-30 19:41

  穿过一道森严的铁门,是一条狭长通道,一侧,是一排问讯室。不到10平方米的小房间,被一道铁栏杆分割成两半,里面的一道门,连接着看守所的囚室。

  小魏被民警押解着从门里进来。他理着平头,穿着一件蓝色囚服,身材壮硕,坐到审询椅上,把脚伸进椅子下的两个圆环中。他是名毒贩。

  和其他人不一样的是,他并不是为了舟山的风景、海鲜而来,而是运输毒品。一次往返,毒品上百克,利润数万元。

  去年8月,定海警方在工作中发现,定海有一名叫王某军的在贩卖、,数量较大,下家众多。经过几个月侦察,警方查到了他的上家、上上家,以及毒品的源头——四川的小魏。

  今年4月16日,专案组将此案申报确认为省目标“2018-74”案件,并掌握到,小魏将在4月30日驾车运输毒品到舟山贩卖。

  五一小长假,跨海大桥免费通行,车流量壮观,夹杂在车流中的斯柯达轿车,在甬舟大桥上被数辆警车前后迫停。

  从他对法律的了解来说,贩毒50克以上,情节严重的话可判处死刑,而他贩毒总量超过1公斤。

  在问询室里坐下,和我说话前,他略微抬起头,问站在一旁的民警,“能不能让我戴上眼镜,就戴一小会。”

  小魏近视,500多度,从第一天进看守所,身上所有物品都被保管起来,特别是金属物品,不能带入监舍。

  民警说,他的眼镜是金属框架,属于监区违禁品。“根据规定,我们没办法满足你的要求。”

  小魏的眼神明显黯淡了下去,低声说,“咎由自取。怪不了别人,只怪自己太贪心。我原本想着,再干几次就收手的。”

  父母从小对他期望很高。高三毕业那年,他考入湖北某重点大学,父亲一高兴,用小魏的名字,在市区买了一套房子,当做送给儿子的礼物。

  小魏大学学的是材料科学与工程专业,“很多同学毕业后从事国际金融行业,有的做了企业高管,有的赚了不少钱,我也想做个企业家。”

  但他的高智商用在了偏门赚快钱上。大学毕业后,他听说做药材生意好赚钱。“利润很高,一开始,赚了不少钱。但是,我们这种赚钱方式,其实是钻政策空子,没多久,政策变了,生意就做不下去了。”

  小魏的钱是借来的,生意刚亏那会,他因为借贷,在银行已经有了不良信用记录,只好借高利贷还钱。

  一开始,他用车子抵押,问高利贷借了12万;后来,用名下房子抵押,赎回车子,又问高利贷借了15万元。

  他一共借了27万元高利贷,而借条上,写的却是45万元!每个月,光利息就要2万多!

  小魏陷入高利贷中无法自拔,他不能失去房子,那是爸爸送给他的礼物。从小,他是父母眼中的乖孩子,成绩优秀,有想法,有能力。

  他不敢想象,父母知道他此刻窘迫境况后的失望,他必须靠自己的能力,去解决这个问题。

  在四川,小魏的身边,有不少贩毒者。他听说,有些人,贩了几次毒,获取高额利润后,马上收手,并没有被抓。

  作为一个重点大学的天之骄子,他想,我比这些人肯定高明很多,他们都能逃离法网,我肯定可以!

  冯某曾就读四川某重点大学,后来跟他表哥一起贩毒,他特意为小魏向表哥交待:多照顾下同学,一定要给足毒品。

  “我知道是在犯罪,我没想过自己会被抓。被抓前,我想过,再干几次,我就收手了。”

  小魏的30岁生日,是在定海看守所里度过的,没有人为他庆祝,只有冰冷的铁窗。

  “他们从来没有想过,让他们骄傲的儿子会干出这样的事来。”小魏红着眼睛说,一切于事无补,无法重来,只能自己吞下苦果。

  看守所里,他想得最多的、最挂念的就是父母。父母,也是他最对不起、最不敢见的人……